儿童文学与现代语文教育
发布时间: 2020-11-25

    现代儿童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壮大,自然有其思想的、文化的、社会的多重因素。除此之外,更为直接与“功利”的因素便是教育,具体地说就是晚清、民国时期的教育改制,特别是语文教育的形态、结构与模式。正是发生于20世纪初期国语运动与文学革命两大运动合流产生的“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的主张,把白话提升到正式书面语的地位,而国语运动又直接影响了中小学语文教育。新文学借助语文教育之力,语文教育成为新文学依靠的重要制度力量。正是通过这一“捷径”,新文学的新作品、新思维、新观念、新形态,才得以长驱直入地走进课堂、课本并贴近“未来的阅读者”。当一代代“未来的阅读者”成长起来后,新文学自然而然地在中国深深地扎下了根,这便是新文学能在20世纪初快速“胜利”的重要原因。

    “五四”时期,深受“五四”时代精神影响的中国教育界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改革活跃期,很多改革一直持续到抗日战争爆发。其中,儿童文学与小学国语(语文)教科书改革之间的关系尤为突出。

    国语教科书改革之前的最大问题是“成人本位”。在这种成人本位实用主义观念指导下的小学国语教科书,自然远离儿童生活经验与阅读兴趣,只是按照成人主观意志与兴趣的“灌输”。因而深受“五四”影响的小学国语教科书改革的目标,就被历史地定位为“从成人本位变到儿童本位”。

    儿童文学的受众对象是少年儿童,学校教育的受教对象也是少年儿童,因此儿童文学与学校教育在目标群体上具有一致性。儿童文学只有走进学校,与语文教学和校园文化紧密结合,才能真正走向广大少年儿童,找到最广阔的天地,发挥最大的效益。叶圣陶曾就儿童文学与语文教学的关系做过相当精辟的论述,他认为:“给孩子们编写语文课本,当然要着眼于培养他们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因而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但是这还不够。小学生既是儿童,他们的语文课本必得是儿童文学,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使他们乐于阅读,从而发展他们多方面的智慧。”

    “五四”时代精神与变革、创新的思想意识,为儿童文学长驱直入学校教育提供了最佳历史契机。自此,儿童文学与小学语文教育的互动关系成为现代语文教育的一道独特风景。其结果是使儿童文学大举进入学校教育,走进课本,走进校园,走进孩子们的精神世界。

 

来源:王泉根,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小学语文》2019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