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编教材编者说
发布时间: 2021-01-14

全新的统编教材“新”在哪里?其实,与过去的语文教材相比,统编教材并没有经过“革命性”的改革——“守正创新”是统编教材编著的原则。在这一原则指导下,统编教材显现出以下特点。

1)课文编排“群单结合”

“群”指的是一组文章被编为一课,与之相对应,“单”则是一篇文章为一课。传统教材都是“单”的,可是翻一翻统编教材,每个单元下面,常常有由好几篇文章组成的一课。所以,读课文,不单是读一篇文章,更多是读一组文章。

2)选文篇目“新老兼顾”

入选统编教材的课文,基本上是传统教材和各家出版社教材中常见的篇目,也就是说,入选的课文是经过时间淘洗的经典。

但是,为了回应 2017 年版《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理念,符合新时代精神,统编教材里也增加了一些篇目。譬如增加古诗文篇目,以加强传统文化教育;增加领袖的文章,以凸显革命传统教育;增加歌颂普通劳动者的课文,以重视劳动教育等等。

3)助学系统“三位一体”

除了课文及注解之外,统编教材在设计和开发辅助大家学习的助学系统上也颇费苦心。每个单元前有单元导语,阐述这个单元的人文主题、课文知识和学习建议;每篇课文后面不再有“思考与练习”,而是改为描述性的“学习提示(建议)”;每个单元后附有“单元学习任务”。这三个部分,都是根据课标、教材以及课文的特点精心设计的,也是同学们学习时的重要“支架”。

这些特点,既是“亮点”,也是学习的“难点”。以下几个“难点”,就需要我们用新方法、新思路来解决。

一、如何学习没有课文的“非文选型单元”?

转变观念,不要以为语文学习就是读和写。

“非文选型单元”,是指不以阅读文章为主的单元。比如必修上册第四单元“我们的家园”、第八单元“语言家园”和必修下册第四单元“媒介素养”等。这些单元只有相关资料形成的知识铺垫以及布置给同学们的实践任务,没有典型的课文。

学习这类单元,首先要转变观念,不要以为语文学习就是读和写。比如学习“我们的家园”单元,同学们要走出校园,深入社区,走向家乡,记录家乡的人和物,调查家乡文化生活现状,以语文的方式参与家乡文化建设,正像台湾学者黄武雄说的“学校在窗外”。又比如学习“媒介素养”单元,要了解媒介特点,学习跨媒介学习的方法,辨识媒体立场,形成独立判断,学会恰当筛选和运用海量信息,提高媒介素养,适应信息时代的生活。

二、如何进行整本书阅读?

要舍得在课外花功夫,不要放弃原文阅读去读缩写本。

过去也在强调整本书阅读,但是从来没有单独成为一个学习单元出现在教材中,对同学们来说,这可能是统编教材最难完成的任务。

统编教材中,整本书阅读涉及三类著作:一类是学术类著作,如《乡土中国》;一类是中国古典小说,如《红楼梦》;一类是外国长篇小说,如《大卫·科波菲尔(节选)》《复活(节选)》《老人与海(节选)》《百年孤独(节选)》。

整本书阅读,首先,要舍得在课外花功夫,单凭规定学时,同学们可能无法完成这些长篇的阅读。其次,如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阅读?这就要依靠老师的课内指导。当然,市场上有一些有质量的指导书,也可以参考。第三,要综合运用精读、略读、浏览、跳读、猜读等阅读方法,养成整本书阅读的习惯和意识,培养读书的耐性与兴趣。另外,不要放弃原文阅读去读缩写本,不应该以做试卷来代替整本书阅读。

三、如何进行专题学习(项目学习)?

以群文阅读为主要阅读方式,群文阅读里包括单篇精读。

有些地方把专题学习叫作“基于项目的学习”,它最主要的内容是专题阅读和专题写作。其实,所有的群文阅读,都应该辐辏于一个专题,所以,专题阅读,也就是群文阅读。

以往,无论是课内还是课外,我们都习惯于单篇阅读,而实际上,应世致用的阅读和写作,如起草文件、撰写论文、策划文案等,永远以群文阅读为基础。专题学习是成人世界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常态。将来的用,决定现在的学,现在的学,为了将来的用,所以,专题学习成为统编教材最主要的学习方式。

原先的单篇精读,只要领会这一篇的内容,现在的专题学习,相当于做一个项目研究,结论必须建立在一定量的文章研读之上。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也不用把群文阅读和单篇精读对立起来,因为即使做一个项目需要阅读参考许多相关的文献,但是一定会对其中的一二篇进行深入细致的研读,也就是说,专题学习以群文阅读为主要阅读方式,群文阅读里包括单篇精读。

四、没有作业怎么办?

课后有“学习提示(建议)”,还有“单元学习任务”,这里面有些是可以直接拿来当作业做的。

统编教材取消了过去教材课后的“思考与练习”,看起来似乎是没有课后作业了,其实不然。统编教材课后有“学习提示(建议)”,但它是比较概括的原则性要求,还有“单元学习任务”,但它的综合性强,多少有一点学术化的倾向。这里面有些是可以直接拿来当作业做的,有一些则需要老师进行具体化、小微化改造后才能有实际操作性。

这套助学系统包含了编者们的良苦用心,里面的每一条建议、每一个任务都是精心斟酌的结果,都是指向语文核心素养的。所以,作业首先应该来自“学习提示”和“单元学习任务”,其次可以参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开发的作业系统、各级教研部门研制的作业本。要避免抛开教材本身的助学系统、到书店里寻找作业的做法。要知道,对教材本身的研习,其意义要远远超出书店里汗牛充栋的练习册。

 

来源:褚树荣,《中学生天地(C版)》2020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