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阅读与儿童分级阅读
发布时间: 2021-01-14

从经典阅读、亲子阅读、班级阅读、作家讲座阅读到分级阅读,中国正进入一个儿童多元阅读的时代。儿童阅读、阅读推广活动、书香校建设,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热闹、多样,这是好事,但也提出了有关阅读中的不少问题,需要进行深入、理性与有效率地思考。

在解析“儿童阅读”之前,首先应界定什么是儿童?

说起儿童,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小朋友、小学生、小孩子。这当然没有错,但不全面。科学的具有世界性意义的“儿童”,出自 1989  11  20 日第 44 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该公约明确规定:“儿童系指 18 岁以下的任何人。”1990  8  29 日,我国政府签署了该公约。1991  9  4 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 21 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未成年人是指未满 18 周岁的公民。”由此可见,儿童即是指现代社会中 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现代社会的绝大多数儿童(未成年人)都在学校接受中小学教育。

明确了“儿童”的概念,我们再来解析儿童阅读就有了一个阅读年龄段的界定:儿童阅读是指 18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的阅读活动,主要是指在校中小学生的阅读。具体地说,儿童阅读是指从少年儿童的年龄特征、思维特征、社会化特征出发,选择、供应适合于不同年龄阶段少年儿童阅读需要的读物并指导他们如何阅读的一种读书方法与策略。

儿童阅读的核心与难点是“选书目”(开列推荐阅读书目)。从一定意义上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等评选的国家级“图书三大奖”(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五个一工程”奖)以及“向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等产生的书目,均可视为“选书目”的国家行为。儿童阅读中的“选书目”,牵一发而动全身。我的观点是:儿童阅读的核心和难点是“选书目”,具体地说涉及三个方面:一是选什么?二是怎么选?三是由谁来选?

 “选什么?”是儿童阅读的理念。现代社会要求儿童阅读工作者站在尊重、保护儿童应有的生存、发展的权利的立场,站在儿童本位的立场,从儿童精神生命健康成长出发,真心实意地为儿童服务,为人类下一代效力。

 “怎么选?”是儿童阅读的方法。要求儿童阅读工作者必须具备儿童心理、儿童教育、儿童文学、儿童出版以至儿童文化的相关知识结构,必须熟悉和了解当前中外儿童文学、儿童读物的出版现状与基本书目,必须懂得如何按照不同年龄阶段少年儿童的阅读心理、接受能力,为他们选择、配置相应的书目。

 “由谁来选?”这实际上涉及儿童阅读的公信力、权威性与专业性。儿童阅读是一项服务全社会的公益文化事业,不是谁想选就可以选的。儿童阅读工作者必须具有相应的资质,除了具有专业知识外,还必须具有社会责任性与文化担当意识,具有高雅的文学修养与尽可能多的知识储备,具有公正心与服务精神。他们是儿童阅读的点灯人而不是点钱人,是儿童“精神成人”的引领者与志愿者。

儿童阅读有一条黄金定律,即“什么年龄段的孩子看什么书”。儿童读物(童书)的接受对象是包括了从学龄前的幼儿(36 岁)到 1316 岁的少年乃至 1718 岁的“准青年”。儿童读物必须适应各个年龄阶段的少年儿童主体结构的同化机能,必须在各个方面契合“阶段性”读者对象的接受心理与领悟力。据此,儿童读物从少年儿童年龄特征的差异性出发,将其区分为:为幼儿园小朋友服务的幼年读物、为小学生年龄段服务的童年读物、为中学生年龄段服务的少年读物三个层次,这三类读物各自具有鲜明的文本个性与独特的价值期待。

儿童阅读推广一定要遵循“什么年龄段的孩子看什么书”这一循序渐进的基本原则。孩子的阅读不能急于求成,拔苗助长。孩子该做梦的时候就让他去做梦,该看童话故事的时候就让他去看好了。须知自己的孩子是会长大的,不可能永远停留在童年阶段,过了这个年龄段,他自然会放弃《淘气包马小跳》,放弃《格林童话》,转而去看其他适读的作品,甚至去看《红楼梦》《战争与和平》。儿童阅读的第一要义是要让他们喜欢,喜欢了以后,才能养成阅读的习惯,养成了喜欢阅读的好习惯就什么都好办了。

分级阅读是一种世界性的阅读趋势。在我国,“分级阅读”概念的提出与实践虽然还刚刚起步,但它已引起少儿出版界、文学界、教育界的广泛关注。因为在今天这个传媒多元、阅读多元的时代,分级阅读实在是一种时代的需要、公众的需求,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与广阔的发展前景。

人生的阅读从来都是“分级”的。完整的人生分为婴幼儿、青少年、中壮年、晚年等多个时期。虽然有所谓“老少咸宜”的经典读物,但老与少对同一读物的阅读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同一本书在不同的读者那里,会有不同的阅读效果,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一千个读者心里,会有一千个不同的哈姆雷特”。即使是同一个读者,在生命的不同阶段阅读同一本书,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与获益,诚如清代学者张潮在《幽梦影》里所说的那样:“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虽然说人生的阅读从来都是分级的,但分级阅读的重点则集中在少年儿童身上,其任务是要培育、引导少年儿童从依赖性阅读发展为自主性阅读,使他们成为阅读的主体。从阅读规律考察,年龄越小,阅读兴趣、阅读能力的差异性就越大,如 03 岁的婴幼儿与 46 岁的幼儿园小朋友,就有很大不同;但进入中学生阶段以后,相同年龄段的群体阅读的趋同性就很明显,至于成年人的阅读就更不好分级了。

分级阅读不同于经典阅读,经典阅读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成年人手里,因为认定经典的尺度和权力在成年人。成年人说这是经典,小孩子要读经典,那就得读,成年人可以不问小孩子是不是喜欢,能不能接受。最典型的例子是日本图画书《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到处推广,一片叫好,而实际上很多幼儿园老师反映,孩子们根本看不懂。原因很简单,《活了一百万次的猫》是一部讲述“为谁活着才有价值”的有关生命哲学的书,这是一本对成年人更有意义的成人读物,因而在日本往往成为男女青年的婚礼赠品。而我们却硬把它作为儿童读物,而且向幼儿园小朋友推广,岂不搞笑。

分级阅读要求一切从孩子出发,这就需要阅读推广人必须研究不同年龄段的少年儿童的一切特征,以及这些特征对他们的阅读有什么影响,他们会喜欢与需要什么样的读物。分级阅读要求阅读推广人不但要了解儿童文学、儿童读物,而且要求了解和掌握儿童的一切特点,要求他们应当是具有儿童文学、儿童教育、儿童心理、儿童出版知识结构的复合型人才。

新时代的中国需要一个全社会关心阅读、倡导阅读的良好文化生态环境,需要真正能促进、提升儿童阅读质量、能力与效应的分级阅读。愿我们共同努力,让儿童分级阅读成为现代社会的文化自觉。


来源:王泉根,《人民政协报》2019年6月3日第010版。